看看,两个清清爽爽相互尊重的词,你理解我的平凡,我敬重你的不凡。仿佛是和而不同的君子,某天偶然路过,所有的成功与失败不值细说,只是相互微笑,拱一拱手问好,遂坦然走

终其一生只是个平凡的人,你后悔吗?

看看,两个清清爽爽相互尊重的词,你理解我的平凡,我敬重你的不凡。仿佛是和而不同的君子,某天偶然路过,所有的成功与失败不值细说,只是相互微笑,拱一拱手问好,遂坦然走进各自的命运。

好了,回归理想。

因为平凡与不凡是两条各有去向的河流,如同地球上的外流河与内流河,一条汇入更为宽广的大海,一条融入无名的湖泊。河流有河流的命运,我们也有我们的。无论成为什么都是好的,只要是忠于内心的。

凡与不凡是外界对你的评定,而忠于自己,是来自内心的审视。

任何道理都需亲身感悟,直到瓜熟蒂落。

一开始听到此问,我心中已有答案。然后,根据答案寻找源头,发现幼年、少年、青年与现在的立场竟出奇的统一。没有摇摆,没有纠结,是的,我顺其自然地成了一个平凡的人,并且不后悔。

但是这些又有什么用呢,与理想、不平凡比起,相差十万八千里。我是谁,我不过是这座城市一只为了生计忙忙碌碌的蚂蚁。那些叫嚣着想成为不平凡的人最后怎样了呢,有当编剧有当教师有考公务员有当老板,大家看来似乎都不错。然而,若递上一句“你认为自己是不平凡的人吗?”,对方估计以为我在骂他,大概率收到的回答是“什么凡不凡,房贷最不凡!”。看到了吗,什么凡与不凡,于普通人来说基本不是个可供自由选择的选择题,或者说对大多数人来说,平凡即宿命。

原标题:终其一生只是个平凡的人,你后悔吗?

------------

学生时代过去,步入社会,既有被幸运眷顾的时刻,也有苦不堪言之时。与多数人一样,没成为科学家,没成为艺术家,没成为任何带光环的人,只是一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白领,遇到过冒傻气的上司,也遇到过蛮横无理的客户,失落与欣喜更是交替出现。假若以小时羡慕的人来说,我倒是毫不费力的实现了其一——成为一个不用写作业且兜儿里有点钱的大人。

图源网络

我们往往为了获得他人的褒奖与赞美,奋不顾身地跳进种种设定,一路过关斩将,一路高歌昂扬,即便最终不凡了,你不过活成了别人眼里的不凡,别人眼里的你是真的你吗,是你内心所希望的吗。如果是,恭喜。太难得了,你的外部世界与内部世界如此统一。如果不是,没关系,摘下面具,在心灵的旷野上向走失的自己发出高远的呼喊,没准他能听得到。

并且,这个宿命在某种程度已不能以平凡与否来定义。你看似获得了更高更好的成就,混进了更高的阶层,亦难保你会因此成为一个恒久的不凡的人。同样,你或许只是一名干着普通工作的平凡人,很可能因为高贵的人格成为人人赞叹的不凡之人。所以,凡与不凡,各有定义,各有标准,各有答案。它既不是可供自由选择的选择题,也不是一个具有唯一答案的客观题。面对这样一个开放性的主观题,终生纠结于我之凡与不凡,未免有些可笑。

那时我们认知有限,难以说出与美德相关的答案,如想成为一个善良、勇敢、自信的人,而是按社会角色,大声地说:科学家、老师、画家、工程师等。

比如,我小时羡慕过一些人,不是老师不是画家更不是什么科学家。说来好笑,我到小学三四年级还是个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的人,那时我们已经学了两年的《自然》课。记得这么清,是因为有一次期末考试,正好考了东南西北的方位辨认,我提笔一通瞎写,居然写对了,恰恰那年自然课的题有些难度的,又恰恰我那年考试运好到爆棚,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整个试卷蒙了85分,当时全班最高的也就88分。这可能是我迄今为止考试瞎蒙系列最好的一次。

当然,不告知也有不告知的好,有些答案若是提前知晓便没了兴味。在理想的激励下,有激情有热血,它们看来豪情万丈,显得未虚度年华。倘若被人问及奋斗史,也正好有一段可以哗啦啦地讲起,不会因此心生愧疚。

我遗憾没能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,遗憾没为人类、社会与世界做更多的贡献。我更遗憾,一早归顺于平凡,心安理得的做了一名普通的耕种者。我遗憾没有闪耀的青春与热血的记忆可供怀缅,站于大地,不能呼风,亦不能唤雨,仅仅守着一亩三分地,扬起锄头再落下,一日复一日。我遗憾我的世界很小,小到只能容纳与我亲近的人。

又及,与其为凡与不凡评个高低,不妨暂且搁置争议,将手掌覆于胸前,扪心自问一下:无论平凡与否,此生可曾忠于自己。

要论小时羡慕的职业,还真是有的。

到了十几岁,我的文字与口头表达能力显现出来。写过几次征文,得过几次奖金,参加过演讲,拿过奖项。甚至在一次辩论赛中,我生生将“给同学取外号是应该的事”罗列了十多条理由。但是这些,统统不能将我置于优等生的位置。也就是说,我学生时代,经常为了不挂科而疲于应对。理不理想的,仍然没什么想法。

题目是一道辩论题,正方“后悔”,反方“不后悔”。

后来每每思及此,都不免有些惋惜,惋惜于为什么在那么小的时候,没有人告诉我们其实每一个职业都应该被尊重,所谓的理想并不是非高远不可的事,更无人告诉我们:亲爱的孩子,人生既要有所目标,又不必过于勉强,因为最后我们都会回归平凡,再崇高再荣耀的职业终究不过是一份职业。

这不是一道是非题,与对错无关。后悔与否各有道理。有意思的是,“你会后悔吗”,不免让人认真思索起来。

这些就都那么随便一想,严格来讲它们都算不得理想。或者,我必需坦白,在我小时,你问我理想,我实在没什么想法。你若问我当下有什么愿望,那倒是能说上十分钟不停顿,比如不写作业、考试不挂科等。

其实我特别想抹去这两个词的感情色彩,将它们放进清澈的水里晃动搓洗,然后拎出挂在树枝上晾晒。

(作者:金泽香。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)

1. 2. 3. 4. 5.

凡与不凡不是对立面,不凡不是强者的代名词,平凡也非弱者的统称。

还记得幼时吧?我们双手放在背后,挺直背坐在教室,温柔或者和蔼的语文老师(对,通常以女教师为多)笑眯眯地问我们:同学们,长大后有什么理想呢?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呢。

我小时羡慕的是小卖铺的售货员、长江开船的船员与每天不用写作业又有工资的大人。售货员掌控一屋的零食,我想他要是馋了,可以随时拿起一个丢进嘴里。船员很酷,东奔西跑,任意畅游。至于梦想成为有钱的大人,实在是因为厌烦写作业与兜里没几个钢镚儿。

其实,我并不真的想成为老师,但是碍于所知不多,也不知想成为什么。不过通过上述各式回答,大家不难看出,几乎没有一个人想成为平凡的人。科学家、画家、音乐家等,在当时看来都是具有一定荣光、受社会尊敬的职业。你看,没有一个人回答想成为工人、售货员。因为这与理想搭不上边,听来普通至极,似乎你不用努力就可以当上。如果照实回答,很容易让大人认为你胸无大志。再者,所谓理想,应是为之努力奋斗后才能拥有的,寻常普通的工作怎能算理想呢。

文 / 金泽香

没人这么说。也许人生的规则之一是不欢迎任何剧透。

事到如今,我记忆中的幼年、少年、青年皆已过去,往回看,不免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。你若问我收获与遗憾哪个更多。我想,遗憾吧。

我记得我的回答是想成为老师,与班里多数女生差不多。那个年代,我们所了解的职业不多,似乎只有这个最为熟悉。

是的,与所有光辉、灿烂和颂歌比起,我身为一个普通的平凡人有着太多的遗憾。但是,尽管如此,我并不后悔。

总体来说,我是一个在幼年与少年都过得浑浑噩噩的人。想法不多,或者没什么想法。有几科成绩一塌糊涂,学习比较吃力。同时我有很多问题,得不到回答,也不敢问。比如,数学公式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,它是怎么来的,谁定的。我那时怀疑很多东西,甚至有一次语文老师不知何故当众批评我“自以为是”,我自然不服,心里有点委屈与难受,低头暗想:什么是自以为是,你有多了解我,自以为是很糟糕吗。

上一篇:学会释怀吧!(致自己)    下一篇:深圳切实肩负经济特区使命担当 争当脱贫攻坚主力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