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斯巴达军事文化的三个特点:不退缩、重集体、尊重女性 在斯巴达,男人要么训练,要么战斗,可以说家里大部分事物都交给女性管理,这些刚毅勇武的女性用自己的英雄风范

原创斯巴达军事文化的三个特点:不退缩、重集体、尊重女性

原标题:斯巴达军事文化的三个特点:不退缩、重集体、尊重女性

在斯巴达,男人要么训练,要么战斗,可以说家里大部分事物都交给女性管理,这些刚毅勇武的女性用自己的英雄风范,深深影响了进学校前的孩子,使得城邦内弥漫着一股崇尚英雄的气息,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,肯定是合格的战士。

斯巴达女人的地位,来自她们独立的经济能力,比如她们具有继承权。以雅典为例,女人理论上是不能拥有自己的财产,结婚前的女性依附于父亲,结婚后的女性则从属于丈夫。色诺芬(Xenophon)的《经济论》(Oeconomicus)就提到雅典式的男女依附关系。但是在斯巴达,女人可以拥有财产和土地,也可以继承财产,由于经济自主,女性的身份也相对独立。

经济上:斯巴达的经济制度是典型的奴隶制,由黑劳士(helots)负责生产,其他市民无需为生活而工作,可以全身心投入战争上;

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一世的王后戈尔戈(Gorgo)在史书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从侧面证明了斯巴达女人的地位。希罗多德记述了戈尔戈曾经在在希波战争时给予了元老院意见。也就是说,她不仅是王后,同时还是斯巴达的决策者。

传说中,在温泉关有一位斯巴达战士阿里斯提德多莫斯(Aristodemus)因负伤而未战死,他回到斯巴达后被所有斯巴达人歧视,据说没人跟他说话。一年后,这位名誉受损的斯巴达士兵在战场上战死,最终恢复了自己的荣誉。

斯巴达人认为有强健体魄和顽强意志的女人才能生出强壮的战士。柏拉图在《理想国》中就赞扬过斯巴达女性,认为理想的城邦应该效仿斯巴达对女性的定位。

民风上:斯巴达人不尚奢华,从小过着简朴的生活,以培养城邦的强悍民风;

斯巴达强调集体精神,与古希腊流行的步兵方阵有密切关系。古希腊人由于其独特的社会形态,战争一般以保卫自己的农田,并破坏对方农田为主要目标,于是发明了以密集步兵方阵(phalanx)进行集团对抗的战争模式。

传说曾有一名斯巴达母亲将重装步兵的大盾交给出征的儿子,并告诉他:“with it or on it。”(拿着它,或者躺在它上面),意思就是要么战胜回来,要么战死归来。这一番话深深地刻画了斯巴达母亲对斯巴达战士的影响。相对于从不退缩的战斗精神,众志成城的集体意识,斯巴达女性对斯巴达军事文化的影响是间接的,但却是意义非凡的。

我们知道斯巴达在军事上十分强悍,实际上,斯巴达在军事上独占鳌头,并非因为他们有秘而不宣的武器或是独领风骚的战术,而是因为斯巴达这个城邦的设计初衷,就是以建立军事强国为目标。

步兵方阵作战的关键不在于战术的巧妙,而在于军队是否能维持纪律,只要方阵不陷入混乱,就能保持战斗力。因此,在古希腊的战争模式中,战争并非个人勇气的展示,而是考验士兵能否保持与身边战友协调一致。可以说,斯巴达人的社会制度就是为适应这种步兵方阵战争形态而设计的。

在冷兵器时代,阵型往往决定战争的胜败。训练欠佳的部队缺乏集体意识,很容易在遭受挫折时阵型溃散,从而一败涂地,而斯巴达军队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志,他们的集体意识使得每个斯巴达战士都不会慌乱,每个人都充满自信,这样的军队总是士气如虹,方阵尽可能保持不乱,有了这样的战士,斯巴达自然会成为古希腊陆战的王者。

据希罗多德记载,波斯国王薛西斯(Xerxes)曾经询问被放逐的斯巴达国王德马拉托斯(Demaratus)有关斯巴达人的战斗能力问题,德马拉托斯回答:单独作战时,他们(斯巴达人)跟其他人一样勇敢;集体作战时,他们是世界上最强的战士。

在古希腊历史里,斯巴达是个另类,从文化领域来看,它不如雅典繁荣;从经济实力来说,它也不如雅典富强,但在军事上,斯巴达却远胜希腊,笑傲诸城邦,这也是为什么斯巴达最终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打赢了雅典,成为了古希腊霸主。

除了从不退缩的战斗精神,众志成城的集体意识,斯巴达人另外一种独特的军事文化,就是对于崇尚勇武独立的女性的尊重,具体来说是对母亲的尊重。

古希腊是一个以男人为主的社会,在古希腊诸城邦,女人基本上没有参与政治的权力,既不能参与城邦政治活动,也不能进行政治决策。斯巴达虽然以勇武闻名于世,散发着深厚的阳刚气息,但却十分尊重女性,斯巴达女人也成了古希腊诸城邦中为数不多的,地位较高的妇女。

斯巴达的军事文化并不复杂,从不退缩的战斗精神;众志成城的集体意识;崇尚勇武独立的女性。这三个简单的信条,构建了斯巴达式质朴的军事美学。人们不得不承认,正是这三种军事文化,互相影响,互相作用,使得斯巴达成了古希腊战斗力最强的城邦。

从不退缩的战斗精神 众志成城的集体意识 崇尚勇武独立的女性。 斯巴达的军事文化

可以说斯巴达的一切就是为了战斗而存在,整个城邦只有一种文化,那就是军事文化。斯巴达的军事文化并不复杂,简单来说有三个特点,分别是:从不退缩的战斗精神;众志成城的集体意识;崇尚勇武独立的女性。

据普鲁塔克记载,雅典的女人询问戈尔戈,为何只有斯巴达的女人跟男人一样重要,戈尔戈斩钉截铁地回答:“因为我们是生出男人的人”。

众多古代文献记载,斯巴达的法律不允许士兵后退。罗马历史学家普鲁塔克(Plutarch)认为斯巴达国王来库古(Lycurgus of Sparta)是订立这项传统的人。在斯巴达人的概念中,上了战场,要么前进获胜,要么英勇战死,没有第三条路。如果阵亡士兵被发现尸体是背对敌人趴下的,也就是说可能是在逃离战场,那么他的名誉将被剥夺,遭人唾弃。

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(Herodotus)在记述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一世(Leonidas I)时,描述了一个细节,在温泉关列奥尼达一世战死的地方,曾经有一块石牌刻着:“路人呀,去告诉那些斯巴达人,我们遵从他们的话在此倒下”。列奥尼达一世遵守了斯巴达的传统,没有后退,没有逃离,而是力战而亡。

教育上:斯巴达儿童从小就开始训练军事技术,并被灌输集体优先一切的意识。

斯巴达的军事文化强调集体意识。与其说斯巴达的集体主义是战争时期的宣传口号,不如说是其社会制度的一种核心价值。斯巴达儿童在6、7岁时就会离开家,进入学校进行军事训练,他们对于家庭并没有多少归属感,反而对集体生活趋之若鹜,同吃同住同训练,这种集体生活与行军训练没有多大差别,在战争时自然变成一种集体主义。

戈尔戈道出了斯巴达人尊重女性的根本原因:女人作为母亲,可以生产优秀的战士。斯巴达人尊重的是作为母亲的女人。

斯巴达人鄙视懦弱,崇尚武勇,将荣誉视为最高追求,这种从不退缩的战斗精神,正是他们强悍军事文化的一个体现。然而,在冷兵器时代,空有战斗精神,而没有集体意识,作为“孤狼”的士兵也不会打胜仗,所以,斯巴达人第二种军事文化正是集体意识。

上一篇:推迟开学 | 科学老师推荐的科普影片    下一篇:原创不必出门!来国家数字图书馆,给宅在家的自己充充电